第一百四十八章 处决纪棠

文/璃越
本章字数:4014 地府头条:判官今天嫁了吗?txt下载

秦璃甚是疲惫,叹口气说道:“半个月应该来得及,”

苏安手臂绕到了她身后,帮她轻敲肩膀,问道:“什么来的及?”

秦璃把压在她心头最重要的三件事挨个说了出来:“颁布律法,建造军队,重新把魔界搬到人间九州之外!也算是正式宣告魔界回归!”

苏安看着秦璃,宠溺的笑道:“真是越来越有一界之尊的样子了!”

秦璃听到苏安的认可,眉眼弯弯的笑道:

“那是,我很用心的!”

苏安突然想起来今天接到的旨意,脸上的笑不自觉的收了起来,说道:“差点忘了,我今天来还有件事!天帝说纪棠是魔界的人,理应由魔界处置。说是明天就会把人转交过来。让我先提前对你知会一声。”

听见苏安提起纪棠,秦璃这才想起这一切的罪魁祸首,不解的问到:“我心里一直想不明白,乐雅对纪棠算是很仁义了,纪棠为什么要杀了乐雅?只为了陷害我的话,是不是太说不过去了?”

苏安诧异的反问:“这件事猫熊没对你说么?”

秦璃摇了摇头,猫熊根本没对她提有关纪棠的事啊。

苏安表情变得有些微妙,他好像一不小心把猫熊卖了,他沉吟了一声,话锋一转说道:

“纪棠是跟猫熊一起出去的。据它回忆说,好像在那个时候乐雅仙子因为纪棠已经堕魔,对纪棠有些防备。后来纪棠供认了附身乐雅身上近一月有余!宴会上也是她刻意找事,制造乐雅同你的矛盾。”

能算计到这种地步,真是可怕啊!

秦璃心里对纪棠说不清是什么感觉,若说恨,定是恨的。

若不是因为纪棠,她跟苏安也不会经过那么多波折。

不过幸好如今都过去了,纪棠马上就会为她所做的所有错事都付出代价。

第二天,秦璃第N次被小侍女叫醒。

“陛下,天界来人了!”

什么?秦璃迷迷糊糊的揉着眼睛,瞧了一眼窗外,天边不过才露出了鱼肚白。天界的人都这么勤快么?

秦璃顶着怨念起身,打着哈欠来到了大殿中。

司命星君瞧见秦璃出来,风度翩翩的挥着扇子笑道:“看来你最近挺忙,这黑眼圈也太明显了吧!”

“刚刚我还在想呢,哪个神仙会这么讨人厌的大早上来访!”

“你该庆幸是我来了,天帝派的可是夜游神,正好我观星象的时候碰见了他。才把这个差事揽下来。要不然你怕是刚睡下就得起来!”

“差事?你不是是来送人的吧?”

司命星君放出关押在法器中的纪棠,打趣道:

“什么叫送人!让你家苏安知道了不得扒了我一身皮啊!犯人纪棠,移交完毕,再闹出来什么事,就同我们天界没关系了!”

秦璃掩面打了个哈欠,瞧着司命星君恨不得离纪棠八丈远的样子,开玩笑道:“这么慌着撇干净,难道真出什么事了?”

司命星君瞧了趴在地上的纪棠一眼,心有余悸的说道:

“还不是因为你们那个混沌之力,她想凭着这个逃狱,不过没有成功,反倒被典法一刀劈在了脸上,

对了,我觉得典法这事是有意要给乐雅仙子出气。

不过总而言之,她因为容貌毁了,心智也受打击了,现在就是个疯婆子。逮谁咬谁!妄想着凭混沌之力翻盘。”

司命星君正吐槽着,纪棠猛的抬起头,脸上的的刀口并没有愈合,两边的肉血淋淋的开着。

她冲着司命星君如同畜牲一样呲牙,喉咙中发出低吼,眼神凶狠又混沌。

秦璃本来还以为司命星君又发挥了他八卦又夸张的本事。没想到纪棠一抬头真的如此吓人。顿时背后不由泛起一股冷气,头皮都在不住的发麻。

秦璃站起身,迈下台阶,问道:“这伤疤怎么没有愈合?看着怪吓人啊!”

司命星君努力控制自己不去瞧纪棠,无奈的说道:“典法的刀就是这样,伤口不会愈合,血会一直的流,除非把他的刀碰到的地方全部砍下来。”

听着就可怕,秦璃也不敢去看了。她挥手唤过来侍女,说道:“去请二长老过来!就对她说是有个犯人让她准备接收一下!”

侍女抬头看着纪棠,心中一颤,附秦璃耳边,轻声说道:“陛下,此人当初在魔界时就颇有心计,奴婢瞧着她倒是像装的,并不像真的失去心智,还望陛下提防一二!”

一般失去心智的人,大都是目光呆滞无神,就算不呆滞,也绝对不会像纪棠的这般充满仇恨!

秦璃给了她一个眼神,传音道:“我知道了,你先去吧。”

纪棠的心机实在是太深了,就算做出这样的事也不足为奇。

她有意试探的走近纪棠,说道:

“想当年她也是天界中排的上名号的仙子,现在竟然沦落到如此地步。也不知道当初的她如果想到了如今的结果,还会不会犯下这诸多恶孽!”

她蹲下身子,故意同纪棠对视,接着说道:“因为嫉妒毁了自己的一辈子,值么?”

纪棠看着她,眼中满满都是恨,虽然用装模作样的呲牙来掩饰了。

但是秦璃还是看出来了她在装疯。

她站起身,没打算现在就揭穿纪棠。

司命星君瞧着秦璃 突然间有些感慨:“先前龙宫那场宴会我有事,并未去。后来听闻乐雅闹事。惹起了一些风言风语,虽然知道你不会介意,但还是想劝劝你。

她落得如此下场,完全是作茧自缚,若不是存了害人之心,三番两次想致你于死地,也不会把自己折腾成这副模样!一点都不值得同情!因为弱就可怜,这算哪门子歪理!”

这番话但是说到秦璃心坎儿里去了,这些天她来回于天界魔界,风言风语听了不少。

无论是神仙还是人,总逃不开爱用一些自己看到的,听到的,以讹传讹的话,去肆意评价一些事情。

尽管这些话对他们来说只是一时谈资,但对当事人的伤害却有如戳心的利剑。

虽说也安慰了自己不要往心里去,但是秦璃多少也觉得有些委屈难过。

她深深的吐出一口气,笑道:“倒是有劳你费心开解我了!”

司命星君算是看出来了,秦璃哪怕心里在意一些事,表面上还会笑嘻嘻的。好像什么都不在意。

但有些事积在心里迟迟想不开就如同留了隐患。

隐患或多或少,或轻或重,或早或晚,都会爆出来。

他再次劝道:

“别把什么事都堆在心里,有的该忘就忘,该当没听到就当没听到。你现在已经是一界之主了。眼红的嫉妒的,不满意的,定少不了!

若是在意这些有的没的,怕是用不了多久就被气死。”

秦璃认同的点了点头,笑道:

“这个我明白,就是神仙也不能做到尽善尽美,我倒觉得如今成了魔,没了那些有的没的的束缚,反而比之前看的开想的开了!”

司命星君如今瞧着秦璃才算是真正的释然。他放下心,适时的转移话题,说道:“你跟苏安走到今天这一步实属不易,以后可要好好珍惜!”

听到苏安,纪棠差点没忍住,她低着的头微微僵了一下,恰好被一直盯着她的司命星君瞧在眼里。

秦璃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说道:“再过几天就是我们的婚礼,到时候你可务必要去。帖子明日会下,我先对你说一声!”

司命星君笑道:“说起来我也算你们半个媒人。放心吧,就是你们不邀请我,我也会不请自来!”

看着秦璃同司命星君随意的聊天,甚是放松,纪棠心中暗道一声时机正好!她猛的冲破屏障,起身扑向秦璃。

这蓄力一击爆发出了比她往日更要强上三倍四倍的力量。攻势凶猛,迅如疾风。

秦璃同司命星君几乎是同时做出反应,秦璃挥出锁魂链,司命星君放出囚禁阵法。

纪棠抱着同归于尽的打算,并没有管攻来的锁魂链,但是理想同现实总是有差距。

尽管她在脑海中排练了无数遍,冲着秦璃的丹田,一击致命。

可是到最后她连秦璃的裙边都没碰到。硬生生被锁魂链缠住腰腹,凭空拉起。

罗陀来的正巧,瞧见这一幕,没有片刻迟疑,手中的淬毒鸟冲着纪棠高鸣一声,直接咬住了纪棠的喉咙。

咔叱一声,纪棠的头无力的垂了下来。

司命星君挥袖驱散罗陀的淬毒鸟,长叹了口气:“把自己好好的一辈子作贱成这样,真不知道该说你是聪明还是笨了。”

纪棠用法力勉强修复了喉咙,抬起头,目光如炬,看着司命星君,冷冷的问道:“我不过是为了追求自己想要的,有错么?”

司命星君最听不得他们这些自私自利的理由。反问道:

“为达目的不折手段不是错么?害人不是错么?还是说你觉得杀了自己的朋友不是错?”

乐雅这件事只能算是唯一一件可以激起纪棠的罪恶感,逼着她辩解的事了。

她眼神闪躲了一下,拿出自以为足够的理由,重新变的气势汹汹。瞪着司命星君说道:

“乐雅平日里说的多深情厚谊,可是我堕魔之后想在她那里躲躲,她都不让!竟然还想着偷偷摸摸要去告发我!我杀她,有错么!若不是你,我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!你处处偏袒着她!给她们制造机会,我没有你这样的背景靠山啊!只能自己去找机会!”

司命星君听了他这番歪理,笑了笑,说道:“我管的只是神仙下凡历劫编写命簿,他们两个也是名字写在三生石上注定的夫妻。观星象禀天道尽友情,我自认光明磊落。”

秦璃对于纪棠的这种思路也是十分无语了,“凡是不顺着你的,你总觉得就是对你不公。可人家凭什么对无缘无故的对你好。”

魔界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杀鸡儆猴,罗陀拱手说道:

“同这种人没必要废话,还请星君把她交给我,我好押她进牢择日处决。”

司命星君突然有些好奇,“依着你们魔界的律法,她该判什么罪?”

压着纪棠走到门口的罗陀回头笑道:“火刑,特意从火神那借来的烬火哦!保证连渣渣都不剩!”

(快捷键 ←)上一章:第一百四十七章 昱清之盟 返回《地府头条:判官今天嫁了吗?》目录 下一章:第一百四十九章 惊喜(快捷键 →)